中隊全都去作戰了,只有少數的兵力留下來站哨。必須要一個人獨自在晚上站六個小時的衛兵。在中隊去作戰之後過了幾天,鄭明析老師(以下簡稱我)負責站晚上十二點開始的哨。

前線的月光皎潔照亮著海濱,在眼前五百到一千公尺的海邊,從崗哨可以隱約看到有人在站哨,那時在海邊有幾十個黑影,正往我們部隊的方向而來。在之後,還有幾十個人緊接在後面而來。那時超過凌晨一點。 

  從他們手中的武器可以判斷他們是越共正規的特攻隊,總共約有八十名。一個特攻隊中隊約有八十人左右。他們就蹲在我的崗哨的前方十公尺的地方抽煙,彼此好像在討論什麼事情。月光下,他們在窺看鐵絲網內正在執行勤務的我。 


鄭明析的越戰經歷  
  

就我所知,十幾個一般軍人就算要打贏一名特攻隊也是很困難。有八十個特攻隊,即使我們有一千個人也是很難活下來。 

我那時真的是心焦情急,那時在我眼前有設置四台殺傷力極強的小型「克萊莫地雷」(claymore,一種電引爆地雷,能向預定的方向以扇面形散射出殺傷性碎片),手榴彈在崗哨裡至少有二十個,我還有榴彈發射器及一把M16。 

只要是按下克萊莫地雷的按鈕的話,瞬間就會發射出如豆子般的彈藥六百粒,角度四十五度,高度兩公尺,是能夠殲滅在五十公尺內數十人的殺傷力極強的武器。 

  那時若將四台都啟動的話,敵軍八十名會沒有反應的時間,即使開槍,只要投擲二十個手榴彈也可以,還有能夠攻擊兩百到四百公尺距離的榴彈發射機,是能夠都把他們都消滅的。 

  若是將特攻隊八十個人殺死,小士兵也會成為英雄,也能夠得到美國的銀星武功勳章,而一輩子都能得到薪餉。 

  雖然我知道這一切,能成為英雄,還有錢、勳章,但我覺得要救活他們才行。不只是他們,還有想到他們所愛的父母與愛人,甚至想到他們的妻小,想到這關係到數百條的生命的時候,思考變得深沈。 

不是我不攻擊就能救活他們的生命。若我不攻擊的話,我就一定會死的關係,所以我的內心真的是有極大的爭戰,這就是剛剛提到的心焦。 

  他們知道我們聯隊正在做聯合作戰,所以提早下山埋伏在海邊而後攻擊如空城的中隊,在殲滅少數兵力之後,去佔領火藥庫而搶走一切。以此為特殊作戰的目的。 

  我服役的中隊是百馬九師團紅魔鬼二十八聯隊第一大隊第三中隊,為機動攻擊特殊中隊,我雖然受過特殊訓練,但我不能光相信所受的訓練。這些人擁有就算我們中隊的人全部出動戰鬥也無法得勝的威力。 

  因為我緊靠在哨所的牆壁,所以他們不知道我在那裡。他們不知道要是我再按鈕的話,他們會全部死掉,也根本就不知道全知全能的 神所同在的、並一起爭戰的人就在哨所裡面。 

  他們根本不知道要殺死對方的話,自己會先遭遇死亡的關卡,我很想把那些只靠武器、只靠自己的人當作借鏡來把他們全部消滅。但是愛生命的心情到達於天,因此無法這樣做。 

  他們光是靠自己的力氣並自負於自己是特攻隊,悠遊自在地坐下來聊天,當時我軍有數百名,但是剛好全部出去作戰,因此他們無法幫助我,只有我一個人要跟八十個敵人爭戰。 

  當時我沒有無線電,所以無法使用無線電跟出去作戰的我軍聯絡,我向營本部的戰情室發出緊急訊號,但是他們好像睡著的樣子,都沒有回應。當時沒有一個可依靠之處,也呼求了神跟耶穌,但沒有回應。 

  我根本搞不清楚當天是有 神計畫中的旨意、或是我的死日、還是消滅所有敵人的日子。我應該要掌握狀況才能夠確定之後行動,但是再怎麼想也是搞不懂,所以不知所措。 

  其實,因為我在安全的陣地也有4枚克萊莫地雷、手榴彈20枚、M16手槍,還有我個人的榴彈發射器,所以如果我先攻擊他們的話,100%都會贏。 

  看到敵人的行為,就不想再考慮,想馬上把每一枚克萊莫地雷按下去而讓他們滅種,如此身為越南參戰軍而成為英雄。但是想到我自己禱告的內容及創造他們的神,就將心比心,向 神禱告,如此,只能夠心焦情急忍耐而已。 

 

 用哨所的洞看外面的狀況,他們已經越過鐵絲網跑過來了,我在這個時刻嚇得頭髮都豎了起來,也沒有辦法呼吸。所以我不得不把手放在克萊莫地雷的按鈕,按下第一個階段的鈕,要是我再按下第二個階段的鈕,它就會爆炸。 

  我按下第二個階段之前,先呼喚 神,問 神該不該把它炸掉,但好像 神跟耶穌在天國開緊急的會議的樣子,都沒有任何回應。要是再等兩、三分鐘之後,敵人將會衝進哨所來,我跟神禱告:「我要死才能夠拯救敵人。」我猜沒有一個人敢這樣做。 

  我急得感覺好像我的肝臟快要燒焦了,已經不能再焦下去的地步,我的骨頭也焦掉了,感覺好像我的骸骨都正在燒焦的樣子。我擺上生命徹底相信的耶穌也沒有回答,也沒有告訴我該怎麼做,也沒有說不要擔心。這是我一個人要處理的問題。如果要把他們殺掉的話,其實非常簡單,也不需要讓我的肝臟、心情焦掉,當時的狀況就是只要按下第二個階段的按鈕,就可以結束一切。就算有八十個特攻隊員也是,在四枚克萊莫殺傷地雷面前,根本不算什麼。就算炸掉四枚克萊莫,還是活下來了,但再炸二十枚手榴彈的話,連骨頭都會粉碎。或許其中有一個人運氣好,一拐一拐地逃跑,但還有M79榴彈發射器這種具有強大殺傷力的特殊武器,可以游刃有餘地殺死他們。還有手槍神射手,所以用M16殺人武器可以讓他變成蜂窩。 

  當時我並沒有依靠武器,也沒有發揮奇特的屬天的威力,也沒有使用接受特殊訓練的身體,只是默默地閉起眼睛,流著眼淚,在哨所中雙手合十禱告而已。我跟神禱告能拯救他們的生命和我的生命,唯有 神而已。如果 神沒有辦法到現場,就算要派天使,還是請 神解決這個問題。 

  當我閉起眼睛再睜開時,八十個敵軍當中有六十名在月夜下沿著海邊回去了,剩下約二十名而已。稍後,連他們都開始回去了。我看著他們一邊玩耍一邊回去的模樣,我認為這是在戰場中很難看得到的和平又可愛的模樣。 

  我在這時很想越過鐵絲網跟他們說:「我是韓國的軍人,我們打個招呼,聊一下好嗎?我剛從這個哨所出來,你們聽聽看我剛剛要做的事情及所做的事情,因為我愛你們,所以才這樣處理,要不然怎麼可能就這樣讓你們回去呢?我很想擁抱你們。」 

  我為了忍耐這湧上來的衝動,辛苦到幾乎要死掉。因為我愛生命,也沒有讓他們流血,所以那天晚上我看到敵人展現出和平及真愛的模樣。 

老師越戰  

  他們回去之後,我的額頭開始像下雨一般地流汗。我體會到:雖然沒有人看到,但只有 神看到真正愛生命的我的心情和行為,讓他們能夠回去。當天 神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就離開了,而敵人在沙灘上留下了龐大的軍事規模的痕跡就消失了。 

  有些人聽到我的分享就會說:「你幹嘛像傻瓜一樣?你應該把八十多個特攻隊全部滅掉,這樣就可以當英雄,怎麼會放掉這樣的機會呢?」 但我後來仔細想想, 神在那天晚上是為了讓我當上屬天的英雄才讓我拯救生命的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鄭明析老師的越戰故事

悅.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