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隊全都去作戰了,只有少數的兵力留下來站哨。必須要一個人獨自在晚上站六個小時的衛兵。在中隊去作戰之後過了幾天,鄭明析老師(以下簡稱我)負責站晚上十二點開始的哨。

前線的月光皎潔照亮著海濱,在眼前五百到一千公尺的海邊,從崗哨可以隱約看到有人在站哨,那時在海邊有幾十個黑影,正往我們部隊的方向而來。在之後,還有幾十個人緊接在後面而來。那時超過凌晨一點。 

文章標籤

悅.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